怜我世间魔尘坌染

顾昀

瞒着长庚,行军西北护送加莱荧惑的时候,他才几岁啊。血淋淋的真相层层剥下,又有几个人想过,他凭什么就该承受得住。
即便是平西定北游刃有余的三军统帅,也不过一副肉体凡胎。他也会心死,他也会倒下。
行到水穷处。这沧桑人世几回伤,椎心泣血又为谁。
病好了。汤汤水水,稀粥冷面,终是和着血咽了下去。明明还是少年人的年纪。
太多的人心险恶将他扎透了,体无完肤,心上结着厚厚一层痂,痛痒难忍,却不足为外人道。痂脱了,再任那风刀霜剑慢慢磨成茧。从此刀枪不入,强大得不真实。

幸好,有人接住了那一身支离病骨,好好地养在心头,温水化之,作那刻入骨髓的慰藉。
不残不病的年岁,只能是一种想往了。但一生到老都许你,不亏。

(几番沙场浴血生死一线,几经明枪暗箭、猜疑构陷,仍旧一肩扛起破烂河山。苦酒入喉,燃一身飘零、一把忠信。是承姓氏所缚的枷锁,又何尝不是满腔衷肠。)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