怜我世间魔尘坌染

BDSM 一段脑洞

“啪!”弹性软鞭舔舐过他的胸腹,留下一道蛇信般泛着殷红的吻痕。被抽打的皮肤下肌肉条件反射地绷紧,又被强制放松。缠着软鞭的手缓缓靠近。男人低下头,呼吸喷在鞭痕周遭小心翼翼泛着白、还在轻轻颤抖的皮肉上,喜怒莫测地勾了勾唇角,随即直起身背过脸去。“啪!”软鞭嗜血般再次缠了上来。
“喵~”被五花大绑悬吊着的肉体似是如释重负地松懈下来,在空中微微晃了晃,然后艰难地发出了声。
“我的主人,真乖。”

评论